Saturday, August 11, 2018

4am

这一整个星期都在颓废中度过,完全没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纯粹因为一个理由 - 压力。我这个人一旦有压力整个系统会自动shut down,什么都不想做。

所以就在YouTube上无意间找到一个让我过时间的中国辩论节目 - 奇葩说。
从一前就有一直听说过这个节目很好看,但从来没有真正去追,只是偶尔从脸书上看到一些短视频。结果看了一期,我就好像掉进深坑一样,无法自拔,深深地被迷住了。

奇葩说比普通的辩论赛还更好看,他们的论证不是靠数据之类的来证明,而是靠自己或身边的人的故事来做比例。我从第三季开始看,非常喜欢高晓松老师,他广泛的知识和他的分析能力实在是让人甘拜下风。里边有来自四个马来西亚的辩手,其中一个是陈永开,中学的时候参加辩论就认识这个来自建国中学的辩手,果然名不虚传。

我从以前就喜欢看辩论,辩论换句话说是有理性地吵架。我之所以会喜欢是因为在家里是完全看不到这种状况的。父母都不是读书人,吵架获胜不在于论点或逻辑,是取决于声量的大小,不然就是冷战收场。所以我很讨厌当面对当有两个人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因为我自己家里就是把我这样带大的。Confrontation永远只会产生摩擦,而不是解决方案。所以别怪我变成一个没有自信,没有主见,爱乱发脾气的病人。

因此当我第一次看奇葩说的时候,我的头脑反应正如右下角那张图。


整个脑细胞被启动了,太痛快了。

那天从社友那里学了一个字 - Sepiosexual, 意思是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的智慧所吸引。老娘正是如此。家里的三个人都不爱读书,不怎么爱知识。我是那个例外,所以很多时候沟通不来。我喜欢的是学术性的知识,让人会mind blown 或简称“头脑爆炸”的知识。也因为这样,我才爱上讲演会。讲演会的人几乎都是有知识,有分析能力,有自信的人。

我说几乎,并不代表全。因为也有一些像我父亲一样的kampung 人,用他们kampung 的眼光和态度来处事。结果导致我现在的状况 - 压力过度 system shutdown。

我上一个post 有写到关于英语相声表演的事情。结果现在因为两个人不能合作,我就要求一个人表演。后来得知表演当晚会有很多VVVVVVIP 级的人物回到场,包括首席部长,对,你没听错,是首席部长本准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重要人物会在场看我表演,我的压力又来把我压到了。

还有另一个原因让我有压力,我的睡眠时间又完全颠覆了。这问题缠绕我很久了,始终没办法解决。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没一个稳定的工作,所以没一份稳定的薪水,这也是一种间接的压力。

等下和明天还要上一整天的英文课,为了这英文课,我一个月的收入就这么没了。没办法,为了增加自己的价值,几贵我都愿意还。但我个人觉得那个非常有经验的导师还是可以给我们这些年轻人再便宜一点的价钱,因为他已经是个百万富翁,没必要赚这么多。

所以你说我烦不烦?

No comments: